红楼梦里最诡异的人物情节-《红楼梦》里的“警幻仙姑”你从未+听说过,她到底是仙是鬼?

作者

古风

《红楼梦》的开篇就说此故事是:

“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反失落无考。”

有读者说这部书写的是反清复明史,有读者说这部书写的是顺治董鄂秘史,还有读者说这是明珠家事,雪芹自传……

各种说法不一而足,而要笔者说,这部书从某些角度来看,明说风月,暗讽世事,虚指仙,实写鬼。

《红楼梦》里的部分情节是另一版本的“神仙志怪小说”。

《红楼梦》里的“警幻仙姑”你从未+听说过,她到底是仙是鬼?

此书开篇,那僧人就给道士讲述了一场绛珠草神瑛侍者的前世纠葛。

绛珠草修行得道之后虽然被称为“绛珠仙子”,神瑛侍者也居住于赤暇宫,貌似均为仙人。

但是且看他们生活相遇的是何处?

绛珠草生长于“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西方灵河,按照字面意思,佛教称阿弥陀佛所居的世界为西方净土或西方极乐世界,而佛教称也龙住而不枯竭的河川为灵河,西方灵河就是仙界的仙河,亦或者是天上的银河。

那么真的如此吗?

书中说道西方灵河边上有三生石,但是三生石根据中国古代的传说在何处呢?

按照民间故事,人间有三处三生石,分别在杭州西湖的灵隐寺、曲阜九仙山、江西三清山。

但是这三处显然都不符合书中故事的发生地。

除此之外,传说中的阴间有一处存有一块三生石,那就是阴间的忘川河边。

据说相传女娲在补天之后,开始用泥造人,每造一人,取一粒沙作计,终而成一硕石,女娲将其立于西天灵河畔。

此石因其始于天地初开,受日月精华,灵性渐通。

不知过了几载春秋,只听天际一声巨响,一石直插云霄,顶于天洞,似有破天而出之意。

女娲放眼望去,大惊失色,只见此石吸收日月精华以后,头重脚轻,直立不倒,大可顶天,长相奇幻,竟生出两条神纹,将石隔成三段,纵有吞噬天、地、人三界之意。

女娲急施魄灵符,将石封住,心想自造人后,独缺姻缘轮回神位,便封它为三生石,赐它法力三生诀,将其三段命名为前世、今生、来世,并在其身添上一笔姻缘线,从今生一直延续到来世。

为了更好的约束其魔性,女娲思虑再三,最终将其放于鬼门关忘川河边,掌管三世姻缘轮回。

当此石直立后,神力大照天下,跪求姻缘轮回者更是络绎不绝。

以此传说解释书中情节,《红楼梦》中的三生石是阴间那块,那么所谓的西方灵河且不就阴间所谓的“忘川河”吗?

《红楼梦》里的“警幻仙姑”你从未+听说过,她到底是仙是鬼?

▲ 女娲

假设灵河是忘川河,那么绛珠草和神瑛侍者是否也是阴间存在的一种精魂呢?

按照某种传说,这种解释似乎也可以成立。

阴间黄泉路的曼珠沙华,也就是俗称的彼岸花,它颜色是艳丽的红色。

而此花素有“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生生会相错,花叶永不现”的说法,而民间甚至传说彼岸花要以鲜血养育,符合脂批提示:

“有绛[甲戌侧批:点“红”字。]珠[甲戌侧批:细思“绛珠”二字岂非血泪乎。]。”

彼岸花的传说就满含悲剧,其代表的花语““悲伤回忆”、“相互思念”、“分离、伤心、不吉祥、死亡之美””等等暗示了绛珠草的报恩之举要以宝黛天人两隔结束。

绛珠草是彼岸花,那么赤瑕宫在哪里呢?

赤暇宫,其实就是阴间酆都大帝颛顼的居所。

民间有种传说,颛顼本来是镇守北方的天帝,后来真武大帝接替了这个位置,而颛顼则成为统治阴间的酆都大帝。

而根据《山海经》中的《大荒北经》记载颛顼在人间当帝王死后葬在附禺之山,《山海经》中“附禺之山”多处提到了美玉,《海内东经》也说:

“鲋鱼之山,帝颛顼葬于阳……”

有学者根据古语音学判断,认为“附禺”、“务禺”、“鲋鱼”都是“无虑”的音转,推断颛顼大帝所葬之地就是现在的医巫(无)闾山。

《尔雅》之“释地”篇中,曾经记有:

“东方之美者,有医无闾之珣玗琪焉。”

东晋郭璞对“医无闾”、“珣玗琪”注释称:

“医无闾,山名,在今辽东。珣玗琪,玉属。”

而“珣玗琪”是什么意思?

《说文·玉部》解释称:

“医无闾之珣玗琪,《周书》所谓夷玉也。”

这种玉石颜色鲜红,古代叫“琼”、“赤玉”,它就是今天所谓的玛瑙。

这位阴间的酆都大帝颛顼一生与玛瑙关系十分紧密,他生前是一位头戴玛瑙饰物的大帝,依靠玛瑙制成的箭镞,战胜敌手共工,而他的葬身处则是遍布玛瑙的医巫闾山即。

因此赤瑕宫其实就是阴间酆都大帝颛顼红色的玉石宫殿(玛瑙宫),也就是按照脂批说的“时有赤瑕[甲戌侧批:点“红”字“玉”字二]”的意思。

《红楼梦》里的“警幻仙姑”你从未+听说过,她到底是仙是鬼?

▲ 酆都大帝

既然赤瑕宫是冥府,那么呆在其中的神瑛侍者是谁呢?

神瑛侍者其实是生活在冥府的一缕魂魄。

而这缕魂魄的真身是西方之神少昊白帝,为何这么说呢?

《红楼梦》书里宝钗曾经有诗一语成谶暗写了自己以后的守寡生活“欲偿白帝宜清洁”,而《芙蓉女儿诔》祭奠晴雯时也说:

“乃致祭于白帝宫中抚司秋艳芙蓉女儿之前。”

这暗示了神瑛侍者经历造缘后最终成仙的身份,在人间毫无功德可言的宝玉回到天界竟然能摇身一变成为知名的神仙,最大可能的解释是他下凡之前的身份就非同凡响。

据神话传说,白帝的母亲也就是黄帝之妻嫘祖,有一天正在睡觉,梦中见到一颗巨大流星落在了自己身上,“梦接意感”而怀孕,这就是白帝出生的故事。

流星也就是陨石,且少昊的居所长留山上:

“其兽皆文尾,其鸟皆文首。是多文玉石。实惟员神磈氏之宫。是神也,主司反景。”

“磈”字拆分就是石头鬼,所以宝黛之间的牵绊才命名为“木石前盟”,而白帝在五行中又属金,所以僧人送宝钗的“吉利话”必须“錾在金器上”。

《山海经·大荒东经》载:

“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儒帝颛顼,弃其琴瑟。有甘山者,生甘渊,甘水出焉。”

所以神瑛侍者能“日以甘”来灌溉绛珠草。

根据神话传说,在人间时少昊是颛顼的叔叔,所以在赤瑕宫的神瑛侍者在阴间做鬼时才颇受“照顾”,平时没事就能拿甘露侍弄花草,“凡心偶炽”了也能想下凡就下凡。

根据僧道所言,下凡投胎等一切事情都归警幻掌管。

警幻仙姑自称:

“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

但是管辖一干“风流孽鬼”投胎的神仙在最早的神话中是谁呢?是阴间的阎罗王。

阎罗王是诸鬼中的大王。

按照最早的佛教经典记载,阎王是兄妹两人共同统管鬼世界之故。

兄阎王治男鬼,妹阎王治女鬼,也就是所谓的:

“‘焰摩’或作阎摩,声之转也,旧云阎罗,又云阎摩罗。此言缚,或言双世也,谓苦乐并受,故云双世,即鬼官总司也,又作夜磨卢迦,亦作阎摩罗社。阎摩,此云双,罗社,此云王,兄及妹,皆作地狱王,兄治男事,妹理女事,故曰‘双王’。”

因为警幻仙姑其实就是女阎王,管理女鬼,所以她重点职能是管理群芳魂魄,她那里各司有“普天之下所有的女子过去未来的簿册”。

宝玉见到的各种关于金陵金钗的正册、副册的诗词,被歌姬演练的十二首“魔舞”,都是生死簿上有关这人一生命运的记载。

《红楼梦》里的“警幻仙姑”你从未+听说过,她到底是仙是鬼?

警幻仙姑是阴间阎罗,所以在去接绛珠草生魂的途中能遇见“宁荣二公之灵”并受其嘱托点化宝玉

宝玉和女鬼幻化的美人“可卿”走出阎罗殿,书中写到:

“忽至一个所在,但见……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正在犹豫之间,忽见警幻后面追来,告道:‘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宝玉忙止步问道:‘此系何处?’警幻道:‘此即迷津也。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矣。’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

这分明就是宝玉走到了忘川河边遇见河水里无数鬼魂的写照。

在传说中,这条血河里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里面尽是一些不得投胎的恶鬼,随时准备要拉其他魂魄入河。

而忘川河最后汇入三途川,也叫三途河,这条河是生死轮回分界线,魂魄要想渡河只有上河中唯一的渡船,别无他法。

僧人送给的贾瑞的、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的“风月宝鉴”这面镜子,正面看是贾瑞朝思暮想的美人,反面就是骷髅,实际点破了书中满足宝玉最高欲望的兼美“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的可卿实际是一个女鬼幻化,而所谓的迷津、木居士、灰侍者就是三途河和河上的掌渡人。脂批:

“[甲戌眉批:菩萨天尊皆因僧道而有,以点俗人,独不许幻造太虚幻境以警情者乎?观者恶其荒唐,余则喜其新鲜。有修庙造塔祈福者,余今意欲起太虚幻境以较修七十二司更有功德。]”

七十二司是主观阴间的东岳神仙下的七十二个专职衙门,脂批此语亦是把太虚幻境与其他的阴间衙门同类比较了。

《红楼梦》里的“警幻仙姑”你从未+听说过,她到底是仙是鬼?

▲ 东岳大帝

因为警幻是主管女鬼投胎之事,所以神瑛投胎:

“已在警幻[甲戌侧批:又出一警幻,皆大关键处。]仙子案前挂了号。”

后面就有贾母的戏言说宝玉“想必原是个丫头错投了胎不成”。

而神瑛侍者其实是投了男胎,又归男阎罗管,所以僧道才能瞒着警幻偷偷夹带补天石同这些风流冤孽一同下凡造历幻缘;而宝玉生魂到了警幻处:

“只见房中又走出几个仙子来,皆是荷袂蹁跹,羽衣飘舞,姣若春花,媚如秋月。一见了宝玉,都怨谤警幻道:‘我们不知系何‘贵客’,忙的接了出来!姐姐曾说今日今时必有绛珠妹子生魂前来游玩,故我等久待。何故反引这浊物来污染这清净女儿之境?’”

一众女鬼都不认识宝玉的生魂,都嫌弃埋怨宝玉的魂魄来错了地方污染的女子魂魄所居之地。

综上所述,《红楼梦》开篇似乎是讲了一个神话故事,其实实质却是讲了一个鬼故事。

而从全书来看,往小处分析,神瑛侍者绛珠草所前世所居之地是鬼蜮,往大了琢磨,所谓的拂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贾府又何尝不是鬼蜮呢?

警幻居所的“说不尽那光摇朱户金铺地,雪照琼窗玉作宫。更见仙花馥郁,异草芬芳,真好个所在。”被脂批说“[甲戌侧批:已为省亲别墅画下图式矣。]”;

名为“天仙宝镜”的大观园,暗处却时时发生“鸠鸩恶其高,鹰鸷翻遭罦罬;薋葹妒其臭,茝兰竟被芟鉏”的恶事:

“错一点儿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他们就指桑骂槐的报怨。‘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儿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武艺……”

人心阴暗之可怕更胜冥界之鬼百倍。

宝玉被魇魔,黛玉感叹风刀霜剑,正如同黛玉同湘云说的知心话:

“不但你我不能趁心,就连老太太,太太以至宝玉探丫头等人,无论事大事小,有理无理,其不能各遂其心者,同一理也。”

生活在荣耀繁华之地的人未必真的如同神仙般万事无虑,而随着贾府衰落,抄捡逐婢、群芳流散……

对于宝玉来说世外桃源般的大观园,最终昔会伴随着抄家的噩耗变成众人屈辱加身的森森鬼蜮。

富贵场温柔乡到头来不过是空留白茫茫大地的葬尸地。

《红楼梦》里的“警幻仙姑”你从未+听说过,她到底是仙是鬼?

再扩而言在,对于当时的黎明百姓而言,表面上被官宦之家称颂的太平盛世、明君治世,在刘姥姥、乌进孝的口中却是庶民火热水深、民不聊生。

“盛世无饥内馁,何需耕织忙”“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

实际是:

“‘黄巾’‘赤眉’一干流贼余一党一复又乌合,抢掠山左一带。[庚辰双行夹批:妙!“赤眉”“黄巾”两时之事,今合而为一,盖云一过是此等众类,非特历历指明某赤某黄。若云不合两用便呆矣。此书全是如此,为混人也。]”“星驰时报入京师,谁家儿女不伤悲!天子惊慌恨失守,此时文武皆垂首。”

煌煌盛世对普通百姓而言实质却是生灵涂炭、哀鸿遍野的人间炼狱。

整部《红楼梦》的故事开篇“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

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事实上却是真事隐,假语存,借写风月之事“醉馀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磈礧时。”

真即假,假作真,佛即魔,仙为鬼,《红楼梦》中的一些故事也可看做是另一种写尽世事人情的《聊斋志异》的翻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33787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t710.com/44127.html